童年那扇门

时间:2017-01-25 00:00:00   |    名人名家


放假了,我带儿女去看望母亲。母亲家老屋还是那座老屋,门还是那扇门,多少年过去了还是一如从前……


记得小时候,每逢除夕,我们姐弟几个好像一下子学的全变乖了,也懂事了。不用大人催,我们一个个便自觉地挨着门板从高到低排下,这时奶奶便在门板上划下一道道痕迹。划完后我们再比一比,看谁长得高,看谁长得快。为了争高低,我们姊妹几个每到这时都会争得面红耳赤才肯善罢甘休。


大概是我们长得太快了吧,渐渐地奶奶只能搬来凳子踮起脚尖,才能在门上给我们划痕。而轮到我时,我总会不自觉的仰起头来看奶奶,奶奶也总是笑嘻嘻的自言自语地说:“哟,过一年又长高了”她划起痕来,手臂也变得越来越吃力了。


在阳光的照耀下,母亲家的门还是那样闪闪发亮,犹如一面镜子。让我再次回忆起童年的往事……“老师好!”“请坐”这便是我孩提时代最有趣的童年趣事。


在那个时候,我们总是把门当作上课用的黑板,拿着木炭或土疙瘩当粉笔在门上写几个歪歪扭扭的字,再找一根小棍当教鞭,学着老师上课的样子拿教鞭使劲往门上敲,“来,坐好!跟着老师读,锄禾日当午,汗滴禾下土……”奶奶不识字,但她知道我们在学习,就不会像以前每当我们在门上胡写乱画时,奶奶就把我们骂个狗血喷头,骂我们不懂事。而是默默地在我们玩完后,自己提一桶水,拿一块破布把门擦得仍旧闪闪发亮。


我与奶奶一起生活的日子并不长,奶奶也已因病去世多年,而唯一能够记得的也只有这几个模糊的片段。在这点点滴滴间永恒不变的就是奶奶留给我的笑脸。


奶奶的笑不是那“嘿嘿”的傻笑,更不是那“哈哈”的大笑,她的笑我觉得与众不同,很有特色。她笑起来没有一点声音,只是空悬着那笑脸。我印象中最深刻是奶奶吃饭总是端着饭碗独自坐在木凳上,细细地嚼着,慢慢的品味。虽说是吃饭,给人留下的印象仍是一副笑脸。


现在,老屋还是那座老屋,门还是那扇门。那些刻痕仍在,缺少了划痕的人……


精彩内容推荐


魔力

迷失的东京

家有慈母是块宝

难忘那样一个下午

快乐其实是个奢侈品

新年遐思

世间有种亲情叫同事

一炉火

卖春联

过年的新衣

别把碗里的肉都给孩子

我们的雨衣是编织袋

一锅红薯饭

她、她、她们

红鸡蛋

买衣服

养花杂谈

那一次我哭了

没出息的幸福

得奖不得奖管它nua

想起了老爸


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